經·典·案·例

classic case

經典案例

當前位置:首頁 - 經典案例

因居住困難租房的戶籍人應認定同住人

2018-04-13 1050

  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方燕律師、付永生律師代理原告陳某、張某等三人共有糾紛一案,訴稱原告陳某等三人是被征收房屋戶籍所有人,因居住困難與被告協議,在外租房,并保留征收權力。顯屬同住人,應享有二套房屋所有權及補償款。另三原告,也同時就提起確權和動遷利益訴訟。根據被征收房屋系公租房。根據法律規定:共同居住人,是指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時,在被征收房屋具有常住戶口,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(特殊情況除外),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居住困難的人。原告陳某等三人屬以上情況,而被告擅自取得征收房屋,未安置原告陳某等三人顯屬與法相悖。法院逐支持原告陳某等三人的訴訟請求。分得兩套房和取得補償款(包括動遷費用)。故對被告簽訂征收補償協議所取得房屋和補償款法院并未認可。


上 海 市 黃 浦 區 人 民 法 院

民事判決書


(2015)黃浦民四(民)初字第1993號

原告張某某(兼原告張某的法定代理人),女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大華路。

原告蔣某某,女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大華路。

原告張某,男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大華路。

上列三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張×,上海某某律師事務所律師。

原告陳某(兼原告陳某某的法定代理人),男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浦東新區。

原告張某1,女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浦東新區。

原告陳某某,女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浦東新區。

上列三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方燕,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。

上列三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付永生,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。

被告張××,男,×年×月×日出生,漢族,住上海市成都北路

被告楊××,女,×年×月×日出生,回族,住上海市成都北路

被告張×,男,×年×月×日出生,回族,住上海市成都北路

上列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某某,上海某某律師事務所律師。

上列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龔某某,上海某某律師事務所律師。

  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、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訴被告張××,楊××,張×共有糾紛一案,本院于2015年6月24日受理后,依法由代理審判員梅松松獨任審判,分別于2015年9月24日和2015年12月8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。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及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張×,原告陳某、張某1及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的共同代理人方燕、付永生,被告張××、楊××及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某某、龔某某到庭參加訴訟。本案現已審理終結。

  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共同訴稱:上海市黃浦區××路×弄×號二層前廂、二層前閣(以下簡稱系爭房屋)承租人為李某。李某死亡后,系爭房屋承租人未變更。原告張某與被告張××系李某的子女。原告蔣某某系李某的兒媳,原告張某某系原告蔣某某的女兒。原告張某系原告張某某的兒子。原告陳某系原告張某1的兒子。原告陳某某系原告陳某的女兒。被告張××與楊××系夫妻,被告張×系兩人的兒子。原、被告的戶籍均在系爭房屋內。2015年4月,被告張××與征收人簽訂房屋征收補償協議,獲得征收安置房屋和貨幣補償款。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未安置原告,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。故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要求:1、確認上海市寶山區××路×弄×號×室房屋歸三原告共有;2、三原告共同分得貨幣安置款人民幣(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)231,744元。

  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共同訴稱: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戶籍在系爭房屋內,原告張某1和陳某在系爭房屋內也實際居住過,后由于居住困難在外租房居住,屬于是系爭房屋同住人,有權獲得征收利益。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他處享受過福利分房、未在系爭房屋內實際居住,不符合共同居住條件。系爭房屋征收時,原告張某的戶籍也不在系爭房屋內。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在他處享受過福利分房,后將福利房屋處分,仍應認定其享受過福利分房待遇。系爭房屋同住人只有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。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考慮親情,主張安置總款的60%,其余40%希望法院考慮另外三原告和三被告的實際情況予以分配。故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要求:1、確認上海市閔行區×弄×號×室房屋歸原告陳某所有;2、上海閔行區×弄×號×室房屋歸原告張某1所有;3、三原告共同分得貨幣安置款人民幣450,000元。

  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共同辯稱: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在大華路分配過房屋,并實際居住至今,不符合共同居住人條件,不享有本次征收利益。原告張某的戶籍在征收時也不在系爭房屋內。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一直居住系爭房屋,在本市他處無房,應享有本次征收安置利益。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玉原告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已經達成協議,被告張××已經作出讓步,不同意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的訴訟請求。

經審理查明:上海市黃浦區×弄×號二層前廂、二層前閣(居住面積22.2平方米)系共有居住房屋,承租人為李某。李某于1999年死亡。原告張某1、被告張××與案外人張某2系李某的子女。原告蔣某某系張某2的妻子,原告張某某系兩人的女兒。原告張某系原告張某某的兒子。原告陳某系原告張某1的兒子。原告陳某某系原告陳某的女兒。被告張××與楊××系夫妻,被告張×系兩人的兒子。系爭房屋征收決定作出時,內有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、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的戶籍。原告張某的戶籍于2015年7月10日在系爭房屋內報出生。

  2015年7月15日,被告張××與征收人簽訂《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》。該地塊《房屋征收決定》于2015年4月9日作出。協議認定征收房屋座落于黃浦區×路×弄×號,房屋性質為公房,用途為居住,公房租賃憑證記載居住面積22.2平方米,換算建筑面積34.19平方米,房地產市場評估單價為每平方米建筑面積33,241元,房屋征收范圍內被拆遷房屋評估均價為每平方米建筑面積36,947元,被征收房屋評估單價低于評估均價的,按照評估均價計算被征收房屋評估價格。房屋套型面積補貼為建筑面積15平方米,計算居住困難貨幣補貼的折算單價為每平方米建筑面積10,000元。被征收房屋價值補償款為1,943,744.72(包括評估單價1,263,217.93元×0.8、價格補貼378,965.38元、套型面積補貼554,205元),被征收人不符合居住困難戶的條件。被征收房屋裝潢補償17,095元,搬遷費2,000元、家用設施移裝費2,000元、建筑面積補貼170,950元、無搭建補貼100,000元、搬遷獎勵費89,190元、簽約比例獎70,000元、簽約獎勵費177,570元、實物獎勵10,000元、宿遷江里飛130,000元、異地購房補貼80,000元,臨時安置費25,000元、協議生效計息獎勵費23,473.57元、特殊困難補貼90,000元,上述收安置總款共計2,931,023.53元。其中特殊困難補貼的原因為系爭房屋二層前閣實際高度大部分超過1.70以上且家庭內部情況十分復雜。被征收人選購三套安置房屋:閔行區×弄×號×室(面積80.65平方米、總價757,605.28元),閔行區×弄×號×室(面積57.29平方米、總價542,891.84元),寶山區×路×弄×號×室(面積98.32平方米、總價920,902.84元),安置房屋總價2,221,399.93元。系爭房屋安置款扣除安置房屋價款,剩余貨幣補償款為709,623.57元。后原告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與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向征收單位書面申請,因為家庭矛盾,申請將貨幣安置款分存折存入張某名下122,514.65元和張××名下587,108.92元。原告張某1、陳某與被告張××、楊××確認閔行區×弄×號×室房屋產權人和使用人為原告告陳某,閔行區×弄×號×室房屋產權人和使用人為原告張某1,寶山區×弄×號×室房屋產權人和使用人為張××、楊××。因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申請保全,系爭房屋貨幣安置款尚未發放。

  又查明:1996年,原告蔣某某父親蔣某(拆遷時已故)承租的常德路×弄×號房屋動遷,安置張某2與原告蔣某某、張某某上海市大華路×弄×號×室房屋,該房屋居住面積51.4平方米。大華路房屋現由原告蔣某某承租,原告蔣某某、張某某實際居住該房屋。1993年,上海市北京西路×號房屋(居住面積7.9平方米)拆遷,安置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居住面積16平方米,被告合資居住面積6平方米,分得上海市張楊路×弄×號公有房屋(居住面積22.7平方米)。1997年,被告楊××向案外人購買了上海市黃浦區北京西路×弄×號二亭(居住面積9.5平方米)使用權。1998年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將上海市黃浦區北京西路×弄×號二亭承租人變更為其母親許某某。

  再查明: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一直居住系爭房屋。2007年6月17日,原告陳某與被告張××簽訂協議,約定被告張××補貼原告陳某每月外借房屋費用150元,補貼到房屋拆遷為止,原告陳某享有房屋補償款的領取權(按國家政策),原告陳某外出租房期間仍享有系爭房屋居住權。2009年5月,原告陳某、陳某某曾起訴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,要求入住系爭房屋。后經法院調解,達成(2009)黃民四(民)初字第551號民事調解協議:一、原告陳某、陳某某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維持目前的居住狀況;二、原告陳某、陳某某仍在外借房居住,不居住系爭房屋至房屋動遷時止;三、被告張××自2009年7月開始不再支付原告借房補貼每月150元;四、原告陳某母親張某1如按政策能回滬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有義務協助張某1戶口報入本市北京西路×弄×號。

  另查明:2012年,原告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曾在系爭房屋處申請廉租住房租金補貼。同年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在上海市北京西路×弄×號申請廉租住房租金補貼。 

  以上事實,由原告提供的房屋征收決定、居住房屋征收補償方案、《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》、公告、戶口簿,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提供的結算單、住房調配單、租用居住公房憑證、租用居住公房憑證、租用公房憑證、《上海市成都路高架工程拆遷臨時安置協議》、住房調配單、租賃合同、協議、有線電視用戶證、住房調配單、居民房籍資料摘錄表、《上海市成都路搞假工程拆遷臨時安置協議》、上海市房地產登記薄、上海市廉租房住房租金補貼協議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提供的居委會證明、租用居住公房憑證,住房調配單、物業代理委托書、民事調解書、《上海市成都路搞假工程拆遷臨時安置協議》、集資協議書、上海市廉租住房租金補貼協議、房屋征收選房確認單、申請書、征收安置房產權人使用人確認書、××業主委員會情況說明、中介協議,本院依法向上海市黃浦第二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調取的《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》,結算單、居民戶籍資料摘錄表、特殊情況審核表、退房單、住房調配單以及當事人的庭審陳述等證據予以證實。

  本院認為,根據相關規定,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貨幣補償款、產權調換房屋歸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。共同居住人,是指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時,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戶口,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(特殊情況除外),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的人。上述他處房屋僅限于福利性質取得房屋。系爭房屋征收決定作出時,原告張某的戶籍不在系爭房屋內,不符合房屋同住人的條件。原告蔣某某、張某某拆遷安置上海市大華路房屋,并實際居住大華路房屋,故不符合系爭房屋征收同住人條件。上海市北京西路×弄××號二亭使用權系被告向他人購買,并非福利性質取得的房屋。原告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提供住房調配單,顯示上海市張揚路套配上海市洪山路××弄××號××室,但該住房調配單上沒有新配方單位蓋章,且被告提供證據證明洪山路××弄不存在××號,故本院對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提供的住房調配單不予采信,對被告套配取得洪山路房屋一節事實不予確認。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確實在上海市北京西路房屋拆遷中安置居住面積16平方米,后被告合資部分居住面積,分得上海市張揚路公有房屋,但該房屋居住面積僅22.7平方米,后被告將該房屋處分。鑒于張揚路房屋面積較小、且該房屋中僅16平方米系拆遷安置,另有6平方米系被告合資取得,同時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一直居住系爭房屋,應認定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屬于取得他處住房較為困難的情形,能夠參與系爭房屋征收補償利益的分配。原告張某1戶與被告張××戶在征收單位就征收安置房屋和貨幣置款,本院不予支持。審理中,被告張××、楊××、張×表示若法院確認被告于原告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在征收單位達成的分配協議有效,則自愿從其應得的貨幣安置款中拿出30,000元補償原告蔣某某、張某某、張某,本院依法予以確認。綜上所述,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》第五條的規定,判決如下:

一、駁回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要求確認上海市寶山區美康路房屋歸原告陳某所有;

二、上海市閔行區房屋歸原告陳某所有;

三、上海市閔行區房屋2歸原告張某1所有;

四、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可分得上海市黃浦區北京西路房屋貨幣安置款人民幣30,000元;

五、原告張某1、陳某、陳某某可分得上海市黃浦區北京西路房屋貨幣安置款人民幣122,514.65元。

 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,應當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,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。

 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5,728.28元(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預繳人民幣15,173.81元,原告陳某、鄭某1、陳某某預繳人民幣20,554.47元),因適用簡易程序,減半收取計人民幣17,864.14元,由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負擔人民幣7,586.90元,由原告陳某、張某1、陳某某負擔人民幣10,277.24元。

  保全費人民幣5,000元(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已預繳),由原告張某某、蔣某某、張某負擔。

  如不服本判決,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,向本院遞交上訴狀,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,上訴于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。



代理審判員   梅松松

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


書  記  員   諸  婧



Contact

Contact

地址:  上海市天目西路218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2201,2206-2210室
郵編:  200070
電話:  86-21-63808800
傳真:  86-21-63818300、63818500
E-mail:gm@brilliance-law.com

2021年最新薅羊毛平台网站